首页 > 服务项目 > 行政诉讼
服务项目
专利、商标、著作权相关咨询-联络电话:886-4-23297766
 
行政诉讼
智慧財產法院至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
民事訴訟
刑事訴訟
行政訴訟

第二审

相关知识产权法所生民事诉讼案件

第一审

相关知识产权法所生民事诉讼案件。

第二审

受理不服各地方法院对刑法、商标法、著作权法或公平交易法关于知识产权益保护刑事诉讼案件。
各地方法院

第一审

各地方法院刑事庭审理刑法、商标法、著作权法或公平交易法关于知识产权益保护刑事诉讼案件。

第一审

相关知识产权益所生第一审行政诉讼事件及强制执行事件。
诉愿
经济部诉愿审议委员会对相关知识产权行政处分诉愿审议。
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对相关知识产权行政处分。

一、概说

  专利、商标专责机关所作出之行政处分是否合法或适当,固得经由专利、商标专责机关之自我省察与其上级机关之行政监督。倘若行政自我控制有不周详时,而作出违法之行政处分,则必须藉由法院对专利、商标之行政行为作事后之审理,以司法审查之方式,确保法治国家依法行政之目的。

  我国行政诉讼程序为二级二审制度,行政法院分为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其中,第一审高等行政法院为事实审与法律审,终审最高行政法院则为法律审。惟由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构成之行政诉讼审判体系,随者智能财产法院成立后而有所改变,有关智能财产案件之行政诉讼,第一审管辖法院由高等行政法院变更为智慧财产法院,不服智慧财产法院之上诉案件,仍以最高行政法院为法律审法院。

  依行政诉讼法第三条规定:「前条所称之行政诉讼,指撤销诉讼、确认诉讼及给付诉讼。」其中人民单纯请求撤销行政机关对其不利之行政处分者,应提起行政诉讼法第四条之撤销诉讼。倘若人民除请求行政机关除去对其不利之行政处分外,更要求行政机关应为行政处分或应为特定之内容之行政处分,可提起行政诉讼法第五条之课予义务之诉。另依是否须经诉愿程序或不必先经诉愿程序之区分,可分为二种类型,须经诉愿程序之类型为,提起撤销诉讼与课予义务诉讼,此为诉愿前置主义。而提起确认诉讼与一般给付诉讼则属不必先经诉愿程序之类型。


二、撤销诉讼

  提起撤销诉讼应以客观上有专利、商标处分存在为前提,所谓客观上有专利、商标处分存在,系指具有行政程序法第九十二条或诉愿法第三条定义之专利、商标处分存在而言。而撤销诉讼为行政诉讼法最典型之权利防御的诉讼类型。

  撤销诉讼即旧行政诉讼法原有之诉讼,请求由行政法院就原违法之行政处分予以撤销。撤销诉讼之提起,行政诉讼法第四条规定:「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机关之违法行政处分,认为损害其权利或法律上之利益,经依诉愿法提起诉愿而不服其决定,或提起诉愿逾三个月不为决定,或延长诉愿决定期间逾二个月不为决定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销诉讼。逾越权限或滥用权力之行政处分,以违法论。诉愿人以外之利害关系人,认为第一项诉愿决定,损害其权利或法律上之利益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销诉讼。」可以得知对于原违法行政处分,致损害人民权利或法律上利益,且经诉愿程序不服其决定的处分相对人及利害关系人均可提起。


案例一

 

案例二

甲之发明专利被第三人以不具新颖性与进步性之专利要件为由,对之提起举发撤销,经专利专责机关审定结果,作成举发成立之行政处分,甲不服提起诉愿,遭经济部决定驳回,甲得于专利诉愿决定书送达后2个月内,向智慧财产法院提起撤销诉讼以救济之,并以智能财产局为被告,请求专利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倘智慧财产法院认为原告甲之起诉为有理由,应将诉愿决定与原处分一并撤销。前经专利专责机关撤销之专利权,即回复为未经撤销前之状态;反之,认为原告甲起诉为无理由,应以判决驳回原告甲之起诉。
 
乙之商标被第三人以不具识别性之商标要件为由,对之提起异议撤销,经商标专责机关审定结果,作成异议成立之行政处分,乙不服提起诉愿,遭经济部决定驳回,乙得于商标诉愿决定书送达后2个月内,向智慧财产法院提起撤销诉讼以救济之,并以智能财产局为被告,请求商标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倘智慧财产法院认为原告乙之起诉为有理由,应将诉愿决定与原处分一并撤销。前经商标专责机关撤销之商标权,即回复为未经撤销前之状态;反之,认为原告乙起诉为无理由,应以判决驳回原告乙之起诉。

  诉愿人以外之利害关系人,认为诉愿决定,损害其权利或法律上之利益者,亦得向智慧财产法院提起撤销诉讼。


三、课予义务诉讼

  课予义务诉讼之功能,在于使人民对于违反作为义务之专利专责机关或其上级机关,经由智能财产法院判决课予作成行政处分之义务。撤销诉讼与课予义务诉讼之主要差异,在于撤销诉讼仅请求撤销违法之专利处分,而课予义务诉讼则有请求专利专责机关应为专利处分或应为特定内容之专利处分。

  依行政诉讼法第五条第一项规定:「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机关对其依法申请之案件,于法令所定期间内应作为而不作为,认为其权利或法律上利益受损害者,经依诉愿程序后,得向行政法院提起请求该机关应为行政处分或应为特定内容之行政处分之诉讼。」同法第二项规定:「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机关对其依法申请之案件,予以驳回,认为其权利或法律上利益受违法损害者,经依诉愿程序后,得向行政法院提起请求该机关应为行政处分或应为特定内容之行政处分之诉讼。」第二项规定与第一项规定不同者,乃第二项规定系为拒绝申请作成授益处分之诉,指人民申请作成「授益处分」案件,经原处分机关予以驳回。而第一项是怠于行政处分之诉,指行政机关怠于作为,人民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其作成行政处分或特定内容之行政处分。二者区别实益在于,仅在起诉前该管行政机关有无处分行为而已,其余要件并无不同。


案例一

 

案例二

原告在专利举发事件及专利申请事件中,其诉之声明通常为:「请求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并命被告重为本件专利举发案成立或不成立之处分」,或是「请求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被告对系争案应为准予专利之处分」。
 
原告在商标异议事件及商标申请事件中,其诉之声明通常为:「请求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并命被告重为本件商标异议案成立或不成立之处分」,或是「请求诉愿决定与原处分均撤销,被告对系争案应为准予商标之处分」。

  是以,若人民不服行政处分,经诉愿程序而未获救济后提起之行政诉讼,其诉讼结果依行政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具有四种态样:「行政法院对于人民依第五条规定请求应为行政处分或应为特定内容之行政处分之诉讼,应为下列方式之裁判:一、原告之诉不合法者,应以裁定驳回之。二、原告之诉无理由者,应以判决驳回之。三、原告之诉有理由,且案件事证明确者,应判命行政机关作成原告所申请内容之行政处分。四、原告之诉虽有理由,惟案件事证尚未臻明确或涉及行政机关之行政裁量决定者,应判命行政机关遵照其判决之法律见解对于原告作成决定。」

  虽然有上述四种态样可任法官判决之适用,惟在法院实务运作上,通常基于尊重行政机关之裁量权,尤其专利案件涉及高度专业技术性,而法官多仅具单纯之法律背景,故无法于该等高度专业技术性径为判断。惟近年来在一些专利举发争讼案件中已逐渐出现此种自为判决。

  行政法院自为判决后,依行政诉讼法第二百十五条规定:「撤销或变更原处分或决定之判决,对第三人亦有效力」,行政诉讼法第二百十六条规定:「撤销或变更原处分或决定之判决,就其事件有拘束各关系机关之效力。」,因此,参加人并未对判决提起上诉,可视该判决具有确定力、对世效力以及对行政机关具拘束力,参加人于后续之审查提出证据理由或不服被告行政机关所为之新行政处分后所提出之诉愿、行政诉讼,依上开行政诉讼法之规定,应驳回参加人补提证据理由及行政诉讼之请求。


四、确认诉讼

  依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第一项:「确认行政处分无效及确认公法上法律关系成立或不成立之诉讼,非原告有即受确认判决之法律上利益者,不得提起之。其确认已执行而无回复原状可能之行政处分或已消灭之行政处分为违法之诉讼,亦同。」本项规定前段确认行政处分无效之诉讼,是因为行政处分无效与得撤销之行政处分于学理上是有不同之范围。无效之行政处分是自始不生效,但得撤销之行政处分经撤销后才溯及自始无效,效力也有不同。

  确认诉讼之目的并非在满足原告某种请求权,而是在对于一已经存在的实质上权利,提供一种特别形式的权利保护。确认诉讼仅限于在判决中为宣示性、具有法律确定力之确认,判决本身并不含有命令给付之内容。提起确认行政处分无效须先经行政程序,所谓先经行政程序指应依行政程序法第一百十三条,请求原处分机关确认其无效,原处分机关未于三十日内确答者,或对无效有不同意见者,请求人即得提起诉讼。

案例一

甲与乙为发明专利权共有人,甲未得乙之同意将专利授权予他人丙实施,依专利法第六十四条规定,除共有人自己实施外,非得共有人全体之同意,不得让与或授权他人实施。但契约另有约定者,从其约定。倘若甲未经乙之同意即授权丙实施,而专利专责机关未发现即准予授权登记。则共有人乙得提起确认之诉。如起诉时,该发明专利权尚在存续期间,应提起确认准予授权登记处分无效之诉。反之,乙起诉时,该发明专利期间己届满,该专利权已当然消灭,则应提起确认该准予授权登记处分违法之诉。

  对非无效或未消灭之违法专利、商标处分,应提起撤销诉讼,倘原告误为提起确认专利、商标处分无效之诉讼,其未经诉愿程序者,智慧财产法院应以裁定将该事件移送于经济部,并以智慧财产法院收受诉状之时,视为提专利、商标诉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