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服务项目 > 诉愿
服务项目
专利、商标、著作权相关咨询-联络电话:886-4-23297766
 
诉愿

诉愿

依宪法第十六条赋予人民之基本权利,系人民认为行政机关就所作成之行政处分,有违法或不当者,导致其权利或利益受损害时,请求行政机关或其上级机关审查该行政处分之合法性与正当性,并为一定决定之权利,以资救济之方法,在法制上即谓之「诉愿」。

訴願

故专利、商标专责机关就专利、商标案件所作成之行政处分,有违法或不当者,导致其权利或利益受损害时,得请求专利、商标专责机关或经济部诉愿委员会审查该行政处分之合法性与正当性,除了确认公法上专利权、商标权授予之行政处分有效性外,更涉及当事人间之经济财产之利益,而带有浓厚之私法性质,与民事上之私权纠纷可谓相当。准此,专利、商标诉愿之目的,系藉由专利、商标主管机关与其专责机关之行政自我控制,作为司法审查前之先行程序。

诉愿前置主义

诉愿前置主义又称诉愿前置原则,大陆法系国家因采司法二元体制,故其行政救济制度大多设计有「诉愿前置原则」,顾名思义,意即提起行政诉讼之前须经诉愿程序始得提出,质言之「无诉愿即无行政诉讼」。而此等程序系由行政机关受理及审查,谓之诉愿前置主义。

惟值得注意的是,诉愿制度自始属于行政程序之一种,其与行政诉讼之关系,非得模拟为一般民刑事诉讼中的第一、二审的审级关系,因其本质仍属行政权体系,所进行之审议程序,仍是行政程序而非是司法程序,是以,诉愿法与行政程序法有如特别法与普通法之关系,诉愿法未尽之处,自可准用行政程序法。另依目前行政诉讼制度而言,不服行政处分,提起撤销或课予义务之诉讼前,应依法提起诉愿之规定,其中撤销诉讼可能因行政程序法第一百零九条经听证程序作成之行政处分之适用,可免除诉愿前置主义。


诉愿前置主义与诉愿先行程序之区别

诉愿前置原则意即须经诉愿程序始得提起行政诉讼,简言之,即为「无诉愿即无行政诉讼」。而诉愿之先行程序,则是在立法政策上,针对行政所为中较具专业性、科技性或大量集体作成之处分不服,要求人民在向原处分之上级机关提起诉愿之前,先向原行政处分机关寻求补救与改进之行政救济制度,若不服原处分机关之决定,方得依诉愿法提起诉愿。易言之,诉愿先行程序与行政诉讼中撤销之诉与课予义务之诉所采「诉愿前置原则」内涵有所不同,后者系指行政诉讼之提起前,须经依法提起诉愿,且于不服受理诉愿机关之决定时,始得提起。

诉愿之提起

诉愿法第五十八条第一项规定:「诉愿人应缮具诉愿书经由原处分机关向诉愿管辖机关提起诉愿。」惟专利、商标诉愿事件会因专利、商标专责机关是否作成行政处分而有所区别。有行政处分之案件,诉愿人自得依同法第一条规定,提起积极行政处分之诉愿,反之无行政处分之案件,诉愿人亦得依同法第二条之规定,提起怠为行政处分之诉愿。是以,专利、商标诉愿之决定内容,有撤销诉愿与课予义务诉愿两种类型。

撤銷訴願
撤销诉愿
依诉愿法第一条第一项规定:「人民对于中央机关或地方机关之行政处分,认为违法或不当,致损害其权利或利益者,得本法提起诉愿」,次依同法第八十一条第一项规定:「诉愿有理由者,受理诉愿机关应以决定撤销原处分之全部或一部,并得视事件之情节,径为变更之决定或发回原行政处分机另为处分。」即为所谓之撤销诉愿。是以,在专利部分之申请人、专利权人或举发人对于专利专责机关所为之行政处分不服。例如「不予专利处分」、「举发成立处分」或「举发不成立处分」等;而在商标部分之申请人、商标权人、异议人、评定人或废止人对于商标专责机关所为之行政处分不服,例如「不予商标处分」、「异议成立处分」或「评定不成立处分」等,自可依诉愿法提诉愿案件,请求撤销原处分,此种类型之救济方式即为撤销诉愿固属无疑。
課予義務訴願
课予义务诉愿
依诉愿法第二条第一项规定:「人民因中央机关或地方机关对其依法申请之案件,于法定期间内应作为而不作为,认为损害其权利或利益者,亦得提起诉愿。」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一项规定:「对于依第二条第一项提起之诉愿,受理诉愿机关认为有理由者,应指定相当期间,命应作为之机关速为一定之处分。」即为课予义务之诉愿。

如逾限未审结,人民据以提起诉愿请求救济,亦是适例之一。因此在专利部分专利专责机关对于人民依法申请或举发之专利案件,均负有作出准予专利处分、不予专利处分、举发成立处分或举发不成立处分等决定义务;而在商标部分商标专责机关对于人民依法申请、异议或评定之商标案件,亦负有作出准予商标处分、不予商标处分、异议成立处分或异议不成立处分等决定义务,倘怠为专利或商标处分,系对申请案件应作为而不作为,申请人即可依规定提起诉愿,请求专利、商标专责机关为一定之专利、商标处分,其属课予义务诉愿类型。

诉愿审议委员会

〈一委员会之组成及决议
诉愿审议委员会为受理诉愿机关之内部单位,不具有机关之地位,其职责为专门处理诉愿事件。依诉愿法第五十二条对于诉愿审议委员会之组织规定为:「各机关办理诉愿事件,应设诉愿审议委员会,组成人员以具有法制专长者为原则。诉愿审议委员会委员,由本机关高级职员遴聘社会公正人士、学者、专家担任之;其中社会公正人士、学者、专家人数不得少于二分之一。诉愿审议委员会组织规程及审议规则,由主管院定之」。前揭规定相较于旧法规定将社会公正人士、学者、专家由原先三分之一提升为二分之一,其主要考虑乃为增强诉愿决定之公信力。惟本文以为衡诸实际,固在着重法律面的专业性之同时,专利等相关之学者专家亦属不可或缺,甚至修正审议委员会组织规程,将「兼任」改为「专任」,自能更发挥诉愿审议委员会之功能。

至于诉愿决定应经诉愿审议委员会会议之决议,其决议以委员过半数之出席,出席委员过半数之同意之。由此可知,其系采委员合议制。

〈二〉诉愿审理方式
诉愿经受理后,系属诉愿受理之机关即应依法加以审理,并为决定。其审理方式,主要可分为程序上之审理及实体上之审理。

 1 程序上之審理

各级诉愿审理机关审理诉愿案件,在程序上应为「先程序,后实体」之原则,并就下列事项审究:
如管辖权之认定与移送;形式文件之审查与限期补正作业;检视程序,如先行程序与一事不再理之遵守规定;提起诉愿之期间是否遵守法定规定;提起诉愿人之身份是否适格;确认行政处分存在与否等事项。是以,程序审理之重点,乃在于形式文件之审理,而非属诉愿之理由内容之实质审查 。

 2 实体上之审理

诉愿案件经程序审查,如无上述应不受理或应移转管辖之情形,则应进入实体内容之审理,其审理之主要程序如下:

限期答辩:诉愿书由原处分机关收受后应重新审查原处分是否合法适当,认其有理由者,得自行撤销或变更原处分,并陈报诉愿管辖机关,自不待言。惟原处分机关倘认诉愿不合法或无理由,则不能依诉愿人之请求撤销或变更原处分者,应尽速附具答辩书,并将必要之关系文件送于诉愿管辖机关,原处分机关检卷答辩时,应将答辩书抄送诉愿人。倘诉愿人径向诉愿管辖机关提起诉愿,管辖机关于受理诉愿后,亦应依上述程序处理,予原处分机关自行撤销或变更原处分之机会,或单纯检卷答辩。


调查证据:基于依法行政,诉愿实体决定必须掌握涉案事实及相关证据,方足据以判断及依法规作出决定。在证据调查方面原则系采职权调查主义,惟涉及私益相关所生之争执,例如专利或商标之诉愿案件则采当事人主义。是以,调查证据居于实体审查之重点及关键所在,其所调查之证据,包括书证、物证、人证等,必要时可进行实地勘验或付鉴定,甚至举行言词辩论。


言词辩论:诉愿实体审查,以书面审查为原则,言词辩论为例外,倘受理诉愿机关依申请或认有必要,得依职权通知原处分机关派员、利害关系人与诉愿人等进行言词辩论,惟实务上受理诉愿机关甚少行言词辩论。


诉愿决定:经上述程序审理后,诉愿审议委员会即应以多数决议诉愿案,如认诉愿有理由者,则依情形撤销或变更原处分,或命原处分机关限期为适当、合法之处分。如认诉愿无理由者,应以决议驳回之,并教示诉愿人如不服诉愿决定得于一定期限内依法提起行政诉讼。